文|杨雪梅

  文|杨雪梅

  文|杨雪梅

  2022年9月,红布林宣布了新品牌战略——将致力于引领循环时尚新生活方式。伴随着此次品牌升级,也进行了一系列的焕新动作,包括正式启用品牌新logo、App全新升级、包装焕新,以及鉴定服务升级等。

  与此同时,以前更多存在于二手交易市场中的鉴定服务,也正在被商品为新品的电商平台所拥抱——通过自建鉴定中心、推出鉴定服务,正在成为京东、唯品会等电商平台完善正品保障矩阵的下一块拼图。

  鉴定服务为何突然获得行业重视?

  据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奢侈品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奢侈品消费行为报告2022》显示,线上渠道已经成为各年龄段消费者发掘自我消费需求、了解产品信息的重要途径。与此同时,商品质量是消费者线上购物时最主要的担忧。解决线上产品质量的问题是打通线上线下消费融合的重要一步。

  鉴定服务被电商平台视为解决消费者对奢侈品、珠宝、大牌鞋履等高端商品信任问题的一把钥匙。

  那么正品鉴定服务的逻辑是什么?有哪些难点?《财瞭》与循环时尚生活方式电商平台

  红布林创始人兼CEO徐薇聊了聊。

  如何把人工来完成的活标准化?

  “(正品鉴定)原来都是靠传统人工来做,所有的知识都在鉴定师的脑子里。”

  徐薇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发现奢侈品鉴定师就像一个手工艺人或者匠人,比较稀缺。因为其培养模式是一带一,师傅带徒弟,培训门槛高、周期长,所以一旦行业需求大了以后,可能就接不住。

  互联网背景的徐薇意识到,必须要通过产品、技术和数据思维,来改变二手奢侈品行业大规模鉴定的难题——随着红布林交易规模不断上涨,不能让鉴定师人才稀缺问题成为平台短板。

  而这个行业要被革新,最关键的是一定要把鉴定知识结构化,能够从人身上沉淀下来,变成一个系统。

  红布林进入二手奢侈品领域,最先做的一件事就是“系统沉淀”。一方面,通过交易规模不断积累数据和经验,建立鉴定标准;另一方面,通过结构化和系统沉淀来反哺鉴定师,不断提升人效。

  “所以到现在,我们整体百人左右的鉴定师团队,他们单个的看货量在行业里都是拔尖的。”据徐薇介绍,红布林现在开始做“一物一码可溯源”,以完全公开透明的方式,确保红布林对商品100%保真担保。

  红布林构建的另一个服务核心是价格推荐体系。在徐薇看来,二手奢侈品的价格最终是交易来定价,由供需关系决定。平台可以基于大量的实际成交数据,通过产品逻辑和算法驱动,将定价这个非标服务做到更标准,以形成市场供需关系平衡下买卖双方都能接受的价格体系,最终目的是让卖家用合理的价格把商品卖掉。

  徐薇表示,红布林未来不会涉及议价环节,因为这反而会倒逼红布林把定价系统做得更准,让买卖双方不再需要来回议价,交易更省心。

  从二奢到循环时尚平台,市场将迎千亿规模

  据《2022中国循环时尚产业创新研究报告》显示,2019-2021年,二手电商用户规模年复合增长率为24.4%,以此速度估算2025年用户规模将达到5.3亿人;基于对二手奢侈品交易市场及二手电商规模的整体测算,预期至2025年,循环时尚产业规模将超千亿。

  对于接下来二手奢侈品的市场增量,徐薇认为,肯定比一手市场整体增长空间大。首先,一手市场是一个更成熟的行业,二手市场还在发展中;其次,中国的二手市场发展,相比欧美,渗透率还没有那么高,二手市场,尤其二手奢侈品市场,还有较大的人群渗透空间和机会;第三,行业和平台的标准化模式也在推动整体市场发展,会让更多人知道售卖二手商品这事不复杂,为行业发展增添势能。徐薇坦言,相比五六年前红布林刚刚入场的时候,今天用户的进入门槛已经被不断拉低。

  此外,二手市场还面临政策利好,在国家发展循环经济政策的指导下,在碳减排的大趋势下,循环环保更有机会。资料显示,从2005年开始,《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循环经济的若干意见》便对全国发展循环经济进行部署,为循环经济的发展提供了明确的政策依据。随着《“十四五”循环经济发展规划》发布,中国循环经济进入全面布局时代。在经济利好发展的背景下,消费需求持续提升,一方面使得资源供需矛盾进一步加剧,另一方面也给循环产业发展“开了一道口子”。

  随着二奢市场整体向好,C2B2C的模式的红布林如何不断扩充边界?

  徐薇表示,一是不只局限于二奢,要做全品类。毕竟每个人家里的头部品牌,比如LV、CHANEL等肯定有限。“但一旦把品牌宽度拉开,用户衣橱里面一年四季的东西都是可以持续循环。”

  其次,要做深度用户运营。“因为这个行业,买家和卖家的集中度很高的,一个人既是买家又是卖家的可能性很大的,这与二手车、二手手机不同。”

  增加粘性的方法,就是让有售卖行为的用户同时成为买家,而有购买行为用户可以将不想用的东西转卖,成为卖家,进一步打通买卖双方,让一个用户有双重身份和价值。徐薇还提到,去年开始,红布林也在重点发力私域,通过管家的方式维护高价值提供专属服务。

  徐薇认为,循环时尚领域,未来更多的用户还是会集中在头部平台,这个行业未来可能会存在很多公司,但平台肯定是高度集中的,最终生存下来的也就一两家。

  记者 詹晨

  记者 詹晨

  记者 詹晨

  今年以来,公募基金经理离职继续升温,以中欧周应波、兴全董承非、华安崔莹、易方达林森为代表的多位明星公募基金经理纷纷转战私募。基金经理离任对基金的收益率和规模究竟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天相投顾的一份统计报告给出了答案。

  天相投顾统计,2017年~2021年全市场基金经理共计有2287人次的离任。管理混合基金的基金经理发生离任的人次占当年离任总人次的比例最大,每年均保持在45%左右。而海外投资基金、FOF(基金中的基金)和商品基金的基金经理离任情况较少,每年离任人次占比均不超过当年总离任人次的5%。2017年~2021年间发生基金经理离任人次最多的基金管理人为嘉实基金,累计64人次基金经理离任产品。

  天相对超1.7万次基金经理离任的研究样本进行了分析,基金的业绩及规模结果均取产品在发生基金经理变动所在报告期前后的最近一个报告期内。

  从偏股型基金和偏债型基金的角度可以明显看到,相较于偏债型基金,偏股型基金无论是在收益率方面还是规模方面均受影响较大。从收益率来看,基金经理变动对偏债型基金的影响整体较小,整体业绩波动区间在-4%至+4%之间。但也有极值情况的存在,考虑到偏债型基金中诸如偏债混合基金、混债债券基金、可转债债券基金等具有少量的权益类资产配置的基金类型,基金经理的变动对这类基金的业绩表现影响较大,因而出现了-25%至+30%区间的收益率变动差异。而以短期债券、中长期债券配置为主的纯债债券基金,则收益率的波动较小。

  对偏股型基金而言,收益率整体受基金经理变动影响较大,整体业绩波动区间在-20%至+20%之间,而极值情况的存在则将业绩波动范围扩大至+60%至-100%之间。

  从产品规模变动情况来看,偏股型基金相较于偏债型基金受基金经理变动的影响较敏感,部分偏股型基金甚至一度出现了+300亿元至-400亿元的规模变动的极值情况。

  从基金的主动管理与被动管理角度而言,基金经理变动对主动管理型基金的收益率和规模的影响相较于被动管理型基金均较大。主动管理型基金整体受影响程度相对于被动管理型基金更大,表现更为敏感,且较多主动管理型基金在基金经理变动后出现规模缩水的现象,可见主动管理型基金的业绩及规模表现更依赖于基金经理自身的投资风格及行为。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涵

北京时间9月26日,太阳官方宣布贾伊-克劳德不会参加球队新赛季训练营,克劳德随后更新个人社交媒体回应此事

  北京时间9月26日,太阳官方宣布贾伊-克劳德不会参加球队新赛季训练营,克劳德随后更新个人社交媒体回应此事。

  北京时间9月26日,太阳官方宣布贾伊-克劳德不会参加球队新赛季训练营,克劳德随后更新个人社交媒体回应此事。

  随后克劳德更推写道:“一个人必须得在他想工作的地方工作,在需要他的地方工作。我很感激这两年教给我的东西。现在我必须接受另一个挑战,以我的继续努力训练和奉献。对于那些拒绝我的人,我谢谢你们,99号很快就会回来的。”

  克劳德在上赛季的发挥不太理想,休赛期他曾在社交媒体上表达想要离开太阳重回热火的态度,太阳也将克劳德放上交易货架,尝试进行以克劳德为中心的交易谈判。

  目前,克劳德已经确定不会参加太阳的训练营,将等待交易发生。

  (修楚)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